国际下注首页-天之痕同人连载小说《隋末往事书》第十二章

第十二章:空山禅院

三人渡过江岸,往城中方向信步而行。道边草木青翠鲜亮,似刚下过场小雨。那道路不似大兴洛阳那般笔直,而是弯弯曲曲,别有一番意趣。打仪凤门进得城里,走不许久,林陌抬眼看见城墙西边一座小山麓上立着高低错落十几间房舍,掩映在浓荫绿树中,甚是清幽,她心中好奇,眯着眼晴去瞧那房舍山墙,只见其上依稀书有四字,仿佛是什么禅院,却看不清具体是什么,便伸手指着那处问宇文拓:“那山墙上可是写了什么?”宇文拓顺她所指遥遥看去,点头道:“是普济禅院。” 

自东晋以来,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历代帝王将相,文人学士,乃至平民百姓,大半笃信佛教。侯景之乱中,江南香火梵音虽大半被毁,但经南陈几代经营,寺庙佛塔终得以重建。及至文帝杨坚灭陈统一,虽仍礼敬佛门子弟,但为尽断南朝筋骨,又下令夷平许多庙宇。如许高楼殿宇百余年间历经风雨,浮沉生灭,业已不复当年极盛时的煌煌旧观。宇文拓不禁心想,这处禅院得以留存至今,倒实为不易。

罗成听得这名,却猛然想起一件事,道:“我娘曾提过这普济禅院,她少年未嫁时在此处许了个心愿,如今愿望已成,须得偿还。可惜幽州距此山高水远,始终未能成行,心里便一直留了这么个疙瘩。今我来此,替母亲去还了这愿也好。”林陌点头笑道:“看不出来你小子倒挺有一番孝心的嘛。”转身对宇文拓道:“若我们不太着急,就帮罗夫人做了这桩好事罢。”宇文拓心想,前几日马不停蹄地日夜赶路,本也打算在此地休整一番养足精神再走,便道:“再过一会恐怕就进不去了,若真要去,我们现在便走。”罗成喜道:“甚好。”三人便牵了马,一同抄小路朝那小山麓走去。

山脚下林木茂盛,其中仿佛弥漫了一层薄雾。虽离闹市不算很远,但耳中只闻鸟雀啼鸣,并无凡世喧闹之音,俨然一派佛门清修气象。三人将马拴在树旁,拾级而上。小山不高,未走几步已至半山腰处,只见一座平台青石砌就,飞檐料峭,是第一道山门。正要进去,却看见山门边斜斜竖了块木牌,上书数字:闭关清修,女客止步。林陌道:“怎得这许多规矩。”罗成皱眉道:“平日里好像无这说法,许是最近长辈师父们闭关清修,被我们撞上了。”林陌见状只得无奈道:“你们上去罢,我在这里等着便是,”自在树下找了块石头坐下。宇文拓原也对佛寺庙塔之类兴趣淡淡,便道:“那我也不上去了,陪你等着罢。”林陌展颜一笑道:“好啊。”罗成点头道:“我去去便回,用不着很久。”转身施展轻功,向山上奔去。

林陌目送他上山身影,缓缓道:“此去东海龙宫,你可有把握?那里真的有龙?”宇文拓道:“虽无十分把握,亦有七八,但海底蛟龙却未必是真。”林陌奇道:“那又是什么?”宇文拓手指东南天际道:“东海大荒深不可测,山海经中屡屡记载其中奇异风物,禺虢,海夔,鲛人等等不一而足,却从未提到有龙族在其中安身。烛九阴相传身处西北海外,人面蛇身,便是烛龙,但其与东海相隔万里,所指并非一事。我猜想也许是后来有人偶见巨蛇误认,或者海难生还者以讹传讹,渐渐便将那无底之谷传为龙宫。”林陌听他说起山海轶事,顺他所指向天边望去,不禁悠然神往,又心怀忐忑道:“听你所说,海底仿佛比陆上还要凶险万倍。”宇文拓温言道:“那海中自有许多从没见过的上古异兽,其实我也不甚放心,或者到时你与罗兄弟先去江都,我独自一人潜入海底,到时取得崆峒印再与你们在江都会合。”林陌笑道:“既都来了,不去看个究竟怎么成,再说有昆仑镜和轩辕剑在,有甚么好怕的。”宇文拓微微一笑,知她心意甚坚,也不愿再劝。

林陌对山海经上所载异事十分好奇,宇文拓便一件件说与她听。忽然听得山林间遥遥传来罗成声音,却是在大叫:“你们快上来!”二人对视一眼,心中俱都凛然,也顾不得那木牌上写了什么,一起向山上跑去。

行至山顶,只见那禅院正门虽旧,却有新修葺的痕迹,一色青青石墙上爬满了绿苔,依着山势环抱住前后房舍。浓浓树荫像几把大伞遮盖着院子,树下灌木青草俱都修剪十分整齐,院子正中一旧香炉中,几缕香烟飘飘袅袅,却不见有半个人影。两人担心罗成,便穿过天王殿径去寻他,正好看见罗成自大雄宝殿中一跃而出,迎面便道:“这可奇怪了。”宇文拓道:“怎么没人?”罗成道:“是啊,连和尚的影子都没见着。”林陌奇道:“后院禅房里有人么?”罗成摇头道:“一间间都找过了,现在整个禅院里就我们三人。”

宇文拓心觉奇怪,便抬脚走入大雄宝殿,只见供桌前佛陀塑像已有四五分旧,地上散着三五蒲团,蒲团上跪伏处亦已磨破了些许,转至佛像神后,只见供台上立着一尊文殊小像,也是平平无奇。这庙本不甚大,左右不过几间罗汉堂,祖师堂,都只巴掌大小。三人绕至偏院,那小院中挨着七八间禅房,背后却枕着一大片竹林,地上碎石小径又通向厨房浴房之类。各人分散四处查看,林陌忽然道:“啊,你们来看。”宇文拓闻言忙走进厨房,只见林陌正站在灶前,手上揭开了灶上锅盖,以手探去,其中饭菜尚存一丝微温。两人面面相觑,都觉十分诧异。灶边一张方桌上摞着不少干净碗筷,仿佛正待拿去饭堂。林陌忽感此地鬼气森森,低声道:“这庙里一无人影,二无打斗痕迹,莫非是和尚们自己跑了。”宇文拓道:“若是自行离开,连大门也未及掩上,做好的饭也未及吃,这事想来十分要紧。”林陌道:“避祸?这仇家可够厉害的呀,光天化日之下就把这许多大和尚给逼走了。”宇文拓道:“或者是他们的仇家武功太高,直接将庙里和尚全部掳走,却不留下一点痕迹。”林陌道:“只为劫人的话,倒也不必有多么高的武功,只要有一剂猛烈迷药就好啦。但若真是如此,这迷药可着实厉害,看上去中招的连一丝一毫反抗余地都没有。”

二人走出厨房,罗成正在一两层小楼前冲他们挥手,道:“只有这处没有进去看过。”只见那小楼朱红门上落着把铜锁,抬首一看,匾额上却写着“藏经阁”三个大字。宇文拓轻道:“得罪了。”便抽出轩辕剑一挥,那锁链叮叮当当落在地上,几人推门而入,放眼四处均是高大书架,罗成随意抽出几本架上书册翻阅,皆是金刚经,伽蓝经之类,也无甚特异之处。几人登上二楼,迎面便是数座书架,似比楼下藏书还更多了些。林陌打开两扇木窗,顿感一阵心旷神怡。此处原在小山顶上,自楼下几进禅院而至远处,建康旧城尽收眼底,只见远处秦淮河正如一弯细细银带蜿蜒穿城而过,满城黛瓦掺杂在蒙蒙绿意中,便如皱皴墨色一般,正自赞叹,却忽然瞥见一身穿大红衣裙的女子正走进禅院大门,手中似还握着一柄长刀,她心中一惊,顾不得叫上宇文拓和罗成,忙从窗中一跃而下,向外追去。那女子远远瞥见她纵身跳下,转身便跑。她脚步倒也甚快,林陌刚追至禅院门外,已不见了踪影,只得怏怏返回藏经阁中。

宇文拓方才见她一跃而出,便问道:“你方才看见甚么了?”她便把瞧见那红衣女子的事说了一遍。罗成立时奇道:“红衣,长刀,难道就是那个夺了神鼎的!”宇文拓皱眉道:“红衣女子何其之多,未必便是那人,但多半与此处那些无缘无故失踪的和尚有关。”林陌道:“方才我看的也不真切,只知她年纪不大,轻功甚好,世上女子懂武功者已然不多,她使的又是一把钢刀,也许真是上官将军所说那几人之一呢?”宇文拓点头道:“随我来。”林陌与他走到东首墙壁处,只见这里却未安放书架,半片墙上嵌了一方青石,磨得光洁如镜,上凿小楷,俱是说些冠冕堂皇的话,便与寻常表记捐赠功德的石碑一般无二。宇文拓却径直抚上石碑一处,道:“你看这里。”林陌看他指处,不禁轻轻啊了一声,看向宇文拓。宇文拓念道:“大业三年夏月吉日立。窦公建德。”罗成道:“这座藏经阁居然是他建的,可未免太巧了,女娲石已在他手中,那个红衣女子又是何人?难道神农鼎被盗与也同他有所关联?还有这些失踪和尚,不知又与神器有何关系。”三人一时也觉毫无头绪,仿佛千头万绪缠杂成一个线团,却找不着线头。宇文拓道:“那红衣女子方才既想进这禅院,一时当不会走得太远,我们不如去城中找找看她。”罗成林陌点头答应。宇文拓又捡起落在地上自己砍断的那把铜锁看了看,便一同往下山道路走去。

下回预告:第十三章 秦淮晚照

404_游戏网 www..com

您打开的链接不存在,请返回游戏网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